连续两个学期的考试焦虑真的快令人抑郁,归因下来还是平时重度的拖延症,累积下来繁重的任务让考试期间的我无法承受,自然就焦虑了。
唯一令人心安的一点是你在德国,好歹不会留下太多的后果(成绩单上?),这两个月期就权当Spass machende Semestere,但是留下来的任务必须用后面额外的时间弥补,就算延毕也不是浪费在这种课程上吧。
回忆一下每次考试前的焦虑,无论剩余的复习时间长短,都有共性:慢慢悠悠看课件---一直看到考前都没有完全看完---考前疯狂紧张---看到probe后觉得并不难???
这么说来问题还是出在复习方法上。
从这次TM1开始,复习以Uebungen为重心,再发散到课程内容。但是这样做的基础是平时对整个课程的内容有个最基本的框架和印象。
至于对付拖延症,最需要做的是把任务分散下去。从今天开始,每天都必须要有一定的时间分给前两学期的课程。
必须做到。

三年前,在长春,夏天,大多是晴天。
北湖的云总是很美。
吃完重口味东北食堂以后,回阴凉的寝室睡午觉的安逸。
坐着破公交靠窗听歌的悠闲。
丝毫没有认真规划过留德的事。
考虑暑假去德国游学时的兴奋。
一学期只上了几个小时的网课。
期待搬到南湖的市区生活。
少不经事接触租房中介。
到南湖后满街的烧烤香。
那些回忆总是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那些回忆总是伴随着味道的记忆。
三年的变化太大,大到让人来不及追忆。
大到灰暗的日子这都被盛夏的烈日冲洗干净。
什么时候的自己更好呢?
什么时候的生活更快乐呢?

真的好喜欢这种神仙日子,铁轨上的双城记。特别喜欢曼海姆站的夜景,明亮的站台,高楼大厦,咽喉眺望货场的灯光,来往匆匆的旅客。在德国坐火车,看火车,总是没有那种被压迫被驱赶的恐惧感,悠闲的在站台散步,和一个个平和的面孔交换目光,总觉得生活无限美好,没有多的追求,只要活着,只要能看见,就能感受到世界的温柔,感觉被善待。愿上帝保佑这片土地不要再受到什么变故,就这样善良温和下去。

借着教师子女闯进了那扇令我恐惧却又激动的门。恐惧自然是三年的痛苦回忆,期待却是来自作为旁观者的暗自窃喜。走进灯火通明却显得空空荡荡的学校,看到夜色下环节边上已经饱经风霜而褪色的凳子,想到的却是六年前阳光下不定期在此聚会的初中同学。小树林也没什么变化,甚至连牌子都不曾换过。直到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后,看到一波波涌出的学生穿着从未见过的黑黢黢的校服时,才真正有了物是人非之感。看火车的岸边装了我最讨厌的围栏,走出被无数学生踏出来小径却是没有网的羽毛球场。一切都变的更加压抑。混入出校的人流,只有没穿校服没背书包的格格不入,脑海里是那些个无数个夜里一路回家的同学……